海南 海口 原创 国际 国内 社会 财经 体育 娱乐 数据

多家年度音乐榜单为何不见全民传唱的“流行金曲”

2021-01-07 10:01

  日前,各大音乐平台的榜单陆续发布,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豆瓣2020年度音乐榜单上,万能青年旅店的《冀西南林路行》排在高分榜第一,谭维维的《3811》排在高分榜第二。然而,这两支专辑分别发行于12月下旬和中旬,在还没有足够时间打开专辑知名度的情况下就已经居于榜单高位。而“没听过”的“好歌”上榜现象,几乎遍布年终各大音乐榜单。

  有学者认为,各大音乐榜单的“陌生化”,折射出中国音乐市场的高速增长和产业体系的日益成熟。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全球音乐报告:2019年数据与分析》显示,2019年中国音乐市场达到5.909亿美元,排在全球第七位;音乐作品不断涌现,仅仅2019年上线的新歌就达670万首。那么,为何以前那种让人念念不忘、全民皆知的流行金曲出现得越来越少?一方面,是音乐审美的多元化导致了难以出现符合大部分人口味的“流行金曲”;另一方面,流量艺人的作品频频上榜,其圈层化的市场定位和艺术品质尚不足以在粉丝之外的群体形成传播。

  歌迷口味分化,音乐审美更多元、小众

  《冀西南林路行》是摇滚乐团万能青年旅店的第二张专辑,这距离他们发行第一张专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10年之久。新专辑在上线前两天不到的时间公布了一张海报,几乎是“零宣发”的情况下,《冀西南林路行》发售仅一周,销量就已经突破41万张,同时也以9.1分的高分位居豆瓣年度音乐榜首位。

  榜单上还有内地女歌手谭维维、欧美流行音乐歌手、内地流量明星的个人专辑等。尽管榜单覆盖面很广,但是每支专辑的听众人群阵营鲜明,能覆盖大多人群的“流行金曲”不复出现。

  专业人士指出,榜单“分众化”现象与音乐发行渠道的变化密切相关。近年来随着流媒体音乐市场的兴起,对歌曲的选择权和评价权“去中心化”,“垂直下降”到了不同圈层的听众中,不同年龄层次和文化背景的听众人群构成了更加多元的音乐评价体系。据《全球音乐报告:2019年数据与分析》显示,流媒体音乐收入如今已占全球音乐市场收入50%以上,而中国的流媒体音乐收入更是占中国音乐唱片总收入的90%以上,占比为全球最高。流媒体平台让乐迷可以根据各自的喜好“定制”或“专注”于自己的音乐偏好,市场垂直细分程度加剧后,各类歌曲的风格类型越来越多元、分散,这也意味着满足大部分人共同口味的歌曲更难出现。

  新年伊始,音乐爱好者们纷纷在网上晒出自己QQ音乐或网易云音乐等平台的“2020年度听歌报告”,一人一单的个性化榜单上,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年度歌手、年度音乐;而类似豆瓣2020年度音乐这样大而全的榜单,其实已经很难准确反映很多人的听歌倾向。值得关注的是,据《2020年Q 2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显示,1995-2000年出生的用户人群更喜欢听各类偶像团体以及流量艺人的歌曲,他们更倾向于在流媒体音乐平台上消费以及评分,从而具备了相当程度的音乐审美“话语权”。

  流量何时才能与艺术价值画上等号?

  近日,某商业公司举办的“亚洲音乐盛典”把“最具突破奖”颁发给一位颇具流量的相声演员,之后另一家公司举办的“亚洲流行音乐大奖”也为一支偶像团体颁发了大奖,这让很多乐迷对这类奖项的权威性提出质疑。

  很长一段时间来,打开各大流媒体音乐平台的排行榜,总能看到各路流量艺人或者非专业歌手的作品高居其上,而这些歌曲的品质大部分又难以令人称道。另一方面,不少有着好作品的歌手却人气不高,在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中,歌手黄龄被问到对外界认为她“歌红人不红”有什么看法,黄龄只能无奈地表示:“总比人红歌不红好。”

  对于专业音乐榜单而言,流量艺人作品“雄踞榜单,无人知晓”的反差现象,并非个案。音乐人邓加宇就曾经表示,目前中国其实“优秀歌手、音乐人比任何时候都多”,只是有许多进入音乐领域的粉丝“喜欢的是某一个人,而不是某一首歌”。“歌红”敌不过“人红”,艺术价值与商业价值的错位,也难免各类音乐榜单给乐迷以“失真”的错觉。



[来源: 文汇报] [作者:卫中] [编辑:陈德文]
电脑版

2010-2020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